UCloud上市后的新苦海:净利一路下坡
2020-03-24 10:09:34
  • 0
  • 0
  • 0
  • 0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地刺激了云服务行业的爆发。

IDC发布的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云计算技术将从互联网走向非互联网,深刻影响整个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并指出2018年至2022年我国公有云市场复合增长率达 39.91%,在 2022 年市场规模将达到 275.31 亿美元。

当下,为加快当前企业的复工复产工作,工信部下发《关于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服务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的通知》等相关文件。在政策的支持下,云计算行业正呈现出井喷式的发展状态,云服务市场欣欣向荣。

然而,号称“中国云计算第一股”的优刻得(UCloud)公司,日子并没有想象中好过。

优刻得公司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的归母净利润为2106.76万元,同比下降72.71%;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570.75万元,同比大幅下滑92.84%。此外,股价方面也不如意。近期,A股云计算概念板块持续走强,然而优刻得在3月初逆势大跌9.66%,换手率为24.83%,大单资金净流出2.51亿元。

显然,刚上市仅一个月多时间的优刻得让投资人大失所望,而且似乎还远不止于此……

IPO也难挡业绩下跌“洪流”

优刻得创立于2012年,以只做“中立的云计算服务商”的称号博得不少业内大咖的青睐。

公开资料显示, 2017年优刻得获得D轮融资9.6亿元人民币,打破了此前云计算公司的融资纪录,成为云计算公司当中融资总额最高的公司。截止2019年年底,优刻得已获得七轮融资和一次股权融资,估值有114亿元。

优刻得的估值与潜能也大力拉升着公司的影响力。2020年1月20日优刻得顺利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挂牌上市,股票简称为“优刻得”,股票代码是“688158”,成为中国云计算第一股,也是中国A股市场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上市公司。当天股票开盘72元,发行价33.23元,涨幅触达119.53%,市值曾一度达到300亿元,市盈率飙升至近两千。

优刻得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季昕华表示:“登陆科创板是优刻得重新出发、开始新征程的起点。优刻得将始终聚焦通过创新技术开发和规模产品应用,来满足并超越客户需求,为推动中国云计算产业的发展做出应有贡献。”

可惜,这番亮眼的数据也没能阻挡优刻得业绩陷入下滑的恶劣态势。

优刻得公司财务数据显示,其营收增速在2017年达到了62.60% 的最高数值,之后一直在走下坡路。2019年营收仅为15.12亿元,增速降至27.35%,该增速不仅低于中国通信院预计的36.3%行业整体增速,而且与阿里云、微软Azure对比,优刻得的营收增速则相差了2倍以上。

净利润方面,优刻得公司2019年的净利润为人民币2106.79万元,对比去年的7721.23万元大幅下滑了72.71%;。其净利润的增速也由2017年的最高值135.19%下跌至2019年的-72.71 %。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70.75万元,与去年同期的7972.61万元相比下降92.84%。

不仅如此,优刻得的毛利率以及现金流也在减少。据招股书披露,优刻得的毛利率从2018年的39.48%下滑至2019的30.04%;而现金流则由2018年的44641.05万元下降至2019的12691.60万元,同比减少71.57%。

面对业绩下滑的情况,优刻得方面解释称,2019年度公司利润有所下降,主要是由于产品降价、加大投入导致服务器折旧等成本上升、公司主要客户所处的互联网行业整体增速有所放缓以及云计算市场竞争激烈等原因综合造成。

话虽如此,却不难看出尽管优刻得匆忙上市,不仅没有迎来胜利的曙光,反倒更像是将自己推进了“深渊”之中。

“云”中受困,新业务未成形

优刻得主要是做云计算方面的相关服务,优刻得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季昕华曾表示,“UCloud专注云服务,不涉足用户业务,把“中立安全”当作UCloud赋能产业的核心理念。”

立誓“中立安全”,意味着优刻得在客户的业务以及数据私密性等方面有保障,客户的商业信息不致于被竞争对手轻而易举地窃取和利用。

此外,面对阿里腾讯等巨头提供的高昂云服务费用,中小企业不易长期稳持开销。而恰如优刻得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华琨所说,相比较阿里、腾讯这些巨头,难以在需求散落的客户群形成垄断,这种情况下,UCloud就可以提供更高的服务性价比。

凭借着中立安全以及侧重服务中小企业的云产品定位策略,优刻得取得了可观的成效。

公司财务报告显示,在2016至2019年内,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6亿元、8.40亿元、11.87亿元和15.12亿元,营收缓步提升。目前已为同仁堂国际、森马、春雨医生等众多中小互联网企业提供云服务,涉及制造、零售、金融、游戏、直播等多个领域。

但是,目前优刻得“主心骨”云业务却处处受困。

根据《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Q3)跟踪》报告,阿里和腾讯这两大厂商强势占领着超过50%的市场份额。

阿里云方面称,国内已有59%的上市公司使用阿里云计算服务,并已成为数字政府、新金融、新零售等领域的首选企业。而腾讯云则表示,截至2019年底,已拥有超过200种IaaS、PaaS和SaaS产品,超90种行业解决方案,共同服务客户有20万多家。

更有华为、京东、金山等不断涌入的竞争者。在2019年二季度华为云IaaS+PaaS的整体市场增长超过350%,成为厂商中增长最快的企业,其市场份额上升到第4并保持。

窥见公有云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优刻得提出:未来三年,公司将重点突破传统行业客户,帮助传统行业客户转型升级,而私有云服务是拓展传统企业客户的良好切入点。

可糟糕的是,优刻得的大客户在不断的被其他竞争对手“挖走”,留存客户成难题。

据悉,优刻得流失的客户包括有赞和广东三维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三维家)。这两家公司都是优刻得前五大客户,截止2019上半年,分别为优刻得贡献了1648.32万元和796.68万元。而目前有赞和三维家都已接受来自腾讯阿里的投资,已退出与优刻得的合作。

在多方的打击之下,优刻得的公有云市场份额持续呈现下滑的态势。

据数据机构IDC统计,2015到2018这三年间,优刻得的市场份额从4.9%、4.6%、4.3%一路下跌至3.4%,市场排位从第6位下滑至第8位,位列华为云(3.8%)之后。而今,优刻得被归类于“其他”项当中,降至第二梯队,且面临来自京东云、浪潮云、紫光云等同行的竞争。

俗话说:“四条腿的跑得比两条腿的快”,死磕云市场终归难破局。为此,优刻得启动了“CBA”战略,即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大数据(Big Data)以及人工智能(AI)三位一体的战略。

优刻得董事长季昕华解释称,CBA战略的实施是一个递进的过程——第一步,云要提供足够的计算能力,让客户将业务和数据放到云上;第二步,利用云的能力,促进数据可信流通,挖掘更大的数据价值;最后,将云的海量计算能力与大数据相结合,实现AI的广泛应用。

不过,从营收结构上来看,优刻得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类新业务占比不到一成,且还暂未发布相关产品或方案,仍旧处于前期摸索的阶段。

出海寻路,优刻得失速

眼看着在国内主业发展受阻,而新业务又不易在短时内撬开,突围之举似乎要再次陷入僵局。面对如此窘迫的状况,优刻得便选择了另一条出路——出海。

2020年3月13日,优刻得的菲律宾数据中心正式对外提供服务,这是该公司在东南亚布署的第五个数据中心。据悉,这一数据中心的开放更是全面提升优刻得新一代快杰云主机,其平台运算性能提升了16%;顺序吞吐量提升18倍,延迟降低至0.1ms;内网转发能力是上一代的10倍,到达了1000万PPS。

其实早在多年前,优刻得就开始为出海远征做铺垫。

在完成了中国香港、北美等地区的数据节点建设工作后,推出全球网络加速产品PATHX、Rome以及上线海外混合云等针对性的云服务解决方案,帮助游戏、跨境电商等行业的国内企业减少“出海”阻力。

官方资料显示,截止目前,该公司在全球可用区数量达到33个,覆盖全球26个地域,包括中国大陆、港澳台、中东、欧美以及东南亚等地,可用 CDN 节点数超过500个,全球跨区域专线达到29条,已有包括宝宝巴士、探探、Blued、什么值得买、前隆科技、心动网络等在内的上千家企业用户通过优刻得开展海外业务。

另据招股书披露,2016至2019上半年内,优刻得公司来自于境外数据中心的收入金额分别为 3579.66 万元、6636.05 万元、11912.28 万元、7539.47万元(半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1.50%,而境外收入占比也提升至10.79%。

不可否认,优刻得的海外布局取得了可观的成效。然而,面对海外高手优刻得还是慢了。

全球市场上,亚马逊早在18年前就着手研究云计算,2006年就推出云服务AWS。据公开资料披露,亚马逊AWS从2014年至今牢牢稳坐全球云计算行业第一的宝座,吞噬掉全球约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其市场地位与优刻得国内市场占比的3.4%并不在一个级别之上,更难以谈及比较。

同时另一边,国内的阿里云、腾讯云也在加速布局海外。

2019年7月底,腾讯云宣布进入日本市场,与游戏公司Pitaya、雷蛇、IT公司E-business以及海外团队Node Pacific(节点亚太)等进行合作,并表示在未来一年内海外业务营收将增长4至5倍。在此之前,腾讯云已经进入亚欧美洲等地,在全球运营着53个可用区,这一数量是优刻得的1倍左右。

就研发投入而言,对比亚马逊、阿里、腾讯这些行业巨头研发投入年均上百亿,甚至上千亿元,优刻得可谓是小巫见大巫。腾讯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全年的研发费用为人民币304亿元,其占比上升至9.9%,而云服务的营收已超170亿元,增速持续高于市场,付费客户数突破100万。

再者,从运营体量来看,亚马逊们的业务营收构成较为多样化,且在电商等多个领域内居于龙头地位,有利于旗下的云业务快速开展与成型。而相比之下的优刻得,营收单一化、体量规模偏小,若是遇上行业“寒冬”或是资金断裂极易崩盘。

种种迹象无不透露着,无论是面对海外对手的亚马逊微软,还是国内“老大”阿里和后来者的腾讯,对比而言,优刻得虽然入局云行业的时间并不算很晚,但规模体量却不及别人,其研发实力也势单力薄,暗示了其未来的海外之路甚是坎坷。

5G时代新征程

尽管当下云市场巨头林立,但云计算产业未来发展可期,仍值得淘金者们放手一搏。业内机构Gartner指出,2019年全球云计算渗透率也只是在10%左右,中国的渗透率相比之下还有差距。

而且随着国内5G牌照的下放,这不仅是行业发展的里程碑,更为云计算的发展提供新的增长点。

对此,优刻得创始人兼CEO季昕华也表示:“随着5G的迅猛发展,云需求会愈加强烈,5G的高带宽、低延时以及高速度,会增加存量,助力云计算行业的发展,云的发展才刚开始。”

5G技术具有海量链接、低延时、大规模机器通讯的特点,将会赋予作为IT底层设施的云计算技术新生,加速传统行业的数字转型进程,促进工作高效化,人们生活更加智能化。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测,2020年至2025年,我国5G商用带动的信息消费规模将超过8万亿元,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达到10.6万亿元。

显而易见,5G时代的到来正是优刻得扩张的好机会。

鉴于此,优刻得成立“5G创新应用联盟”并加入“中国移动5G云计算联盟”和“中国移动边缘计算开放实验室”。与无人驾驶公司图森未来、AR产品与服务商亮风台等合作企业,开展了5G云游戏、AR智能眼镜在5G下的远程通讯与多点协作等5G落地应用的尝试。

同时,建设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数据中心,聚焦5G、AI、工业互联网等新兴产业对高性能计算、海量存储资源的发展需求。

不过,5G时代既有新机出现但也伴随着挑战。

一是,云计算行业安全监管尚待完善,考验企业应用技术“双刃剑”的能力。国内虽颁布了多项政策大力推进云计算等高新产业的发展,在网络安全法也罗列了多项协议对云计算等新技术进行管控,可这一产业毕竟还是个新兴事物,目前在法律上的监管仍需要一些时间去补充完善。这将考验着优刻得们在研究与应用技术的同时,还需注意与监管红线保持好一定的距离。

二是,行业人才“供不应求”,云计算管理成本高昂。随着云计算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也带动着相关人才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供需矛盾显现。据工信部统计预测,未来3年我国云计算产业将面临数十万的产业人才缺口,其中具备实践能力的创新型、高精尖复合型人才尤为稀缺。

另一方面,阿里、腾讯、华为、百度等为代表的大厂,基于自身的影响力、经验积累等条件不仅容易吸引应聘者,同时也能够为应聘者提供较好的新人培训平台,这对于优刻得招聘专业技术人员也是一大“软肋”。

最后,云计算在5G技术的加持之下将会进入“万物融合”的状态,这也意味着AI、AR、区块链等技术也会逐一投入融合与应用,那么购买高配置服务器、人员运维管理等方面的开销可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只是,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优刻得能否负担得起?

综合来看,依赖云服务收入的优刻得,在业务上必然会面临资金投入、人才招聘等方面的问题。由此,如何在层层困境中突出重围交出亮眼的答卷来吸引投资人的注意,关乎优刻得下一进程的发展。

写在最后:

优刻得董事长兼CEO季昕华曾经说过“优刻得要用自己的不懈奋斗证明,即使有巨头环伺,创业企业一样可以取得成功。创立UCloud的初心,就是用云计算让每一个有能力写代码的人,能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获得成功。”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优刻得的不甘和欲望。

而优刻得在上市之初股票大涨,并先后入选了国内企业百强和全球独角兽榜内,足以窥见外界对其还是抱有一定期望的。同时,在受疫情的助推之下,云计算需求集中爆发,市场将会充满更多的变数。

可尴尬的是,优刻得的云服务主业正遭受来自外部环境和竞争对手的打压,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业务又还未成型,业绩开始显现疲软态势。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它的结局会是如何还难以下定论,唯一能够预见的是,“梅花香自苦寒来”,优刻得未来还要承受高压。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