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六年,蔚来汽车的辛酸与“薪”酸
2020-01-09 11:32:07
  • 0
  • 0
  • 0
  • 0

2019年,“出行教父”李斌被评为最惨的人,全因蔚来汽车市值一跌再跌、口碑一降再降、员工一减再减,烧钱不止。

曾几何时,在蔚来、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中,蔚来汽车独树一帜,代表新能源汽车的未来,风头一度盖过比亚迪、吉利、北京现代等传统车企。而今,融资受阻、股价暴跌、财报亏损再加上国产特斯拉降价,蔚来汽车压力倍增,新能源补贴狂欢过后留下一地鸡毛。

更有甚者,蔚来汽车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透露:“蔚来汽车正在以持续亏损、负资产模式运营,公司的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个月继续运营所需要的营运资本、流动性。”这也意味着,2020年蔚来汽车亟需填补2019年烧钱留下的巨坑,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2020年蔚来面临生死局,站在生死线上,又回归到那个问题:蔚来汽车有没有未来?

小动荡与大败局

造车新势力风潮起于2014年,彼时国家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构建,连续多年提供巨额的财政补贴。网络公开数据显示:在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国内共有超过200个新能源整车生产项目落地,涉及投资金额达10262亿元。蔚来、小鹏、理想、哪吒、游侠等造车新势力,由此生根发芽并茁壮成长。

2017年至2018年,蔚来乘补贴东风而起,又有豪华的投资团队加持,一时春风得意。时隔一年,补贴风口退去,资本回归冷静,蔚来野蛮生长之后仅留下的裁员、召回、高管离职的巨坑。

1. 裁员又裁员

2018年车市寒冬,车企裁员潮从2018年末延续到2019年整整一年,蔚来也不例外。

图一:中国新能源汽车综合销量变化 (来源: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

蔚来裁员主要集中于2019年,这动荡的一年。2019年3月份,蔚来提出优化人员3%左右,将总人数控制在9500人之内,时隔6个月又调整了裁员人数。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称:为了控制支出,聚焦核心业务,九月底前将在全球范围内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蔚来人员规模大概在7500人左右。

而在北美市场,三次裁员过后,蔚来员工数量已经锐减42%。2019年5月份蔚来宣布裁员70人并关闭了旧金山办公室,其中包括圣何塞的北美区总部办公室和研发中心的20人,旧金山的办公室50人;9月份,解雇了62名员工;12月份,美国圣何塞地区又裁员共计141人。

蔚来在疯狂扩张时期员工数量高达上万人,短短一年时间员工下降到了7000左右,蔚来在业内的呼声一落千丈。

裁员的原因不外乎,为了消减成本。李斌曾在公司内部信表示,“公司将继续缩减成本,员工数量将会降至7800人左右并通过进一步重组、剥离一些非核心业务来进一步精简业务”,当中也包括了北美的自动驾驶部门和电动方程式(Formula E)赛车车队。同样,蔚来北美传播主管JoAnn Yamani表示,与Mobileye合作后,蔚来得以优化掉不少自动驾驶相关人员,从而进一步减轻其资金压力。

相继被提出的“裁员是为了减轻资金压力”等言论,也说明了多轮融资加上多位互联网大佬支撑,也填不满蔚来汽车盲目扩张、烧钱成瘾而产生资金大坑。

2.蔚来ES8自燃

裁员事小,每到年末互联网企业都会变相裁员,美名其曰:优化企业结构,互联网从业者深谙此道。可产品一旦出现问题,便会被钉上行业的耻辱柱。

2019年,蔚来汽车因ES8自燃问题,陷入了信任危机。相关媒体报道:4月22日,一辆蔚来ES8在西安的一家4S店发生了自燃;5月16日,上海嘉定一辆正在充电的ES8发生自燃;6月14日,武汉一辆ES8自燃;6月27日,河北石家庄一辆ES8在地库发生自燃。

连续自燃事件发生后,蔚来董事长李斌回应,“电动车自燃是一个概率事件,传统车的自燃情况从数量和比例来讲都比电动车要高得多。”李斌没有过多解释自燃的原因,而是直接召回市面上的ES8电动汽车,通过全面盘查,解除了产品危机。

蔚来查明蔚来ES8自燃的原因是动力电池模组内部走线方向出现缺陷,导致线束会与电池组框架摩擦并被盖板挤压。极端情况下就会出现线路绝缘层磨损,进而造成短路过热,失控起火。并给出了解决办法:通过召回的方式为蔚来ES8更换电池。

虽然危机解除了,但蔚来口碑不可避免的受到重创,原本对蔚来信心满满的用户也对蔚来造车技术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更大的危机在靠近。

ES8自燃事件引发了,用户对“江淮汽车与蔚来汽车代工合作优劣性”的争论,而争论的背后则是用户对于蔚来汽车制造能力的质疑。

与比亚迪、北京汽车等传统汽车企业不同,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走的都是轻资产的路线,为了实现最经济、最高效率、最省事的造车途径,他们一般选择收购传统汽车企业自建工厂或者代工合作。例如:蔚来和江淮、小鹏和海马汽车。而造车新势力与传统汽车企业,两种不同制造理念的车企很容易引起摩擦,这就导致了产品品质的不可控。

可以预见,在蔚来没有自建工厂之前,“代工合作”会一直是蔚来发展的弱点,关于产品品质的争论也会长期跟随。

3.高管离职

如果说裁员、产品等问题的产生是被动的,那么高管离职则是主动的,而离开蔚来可能是因为看不到了希望。

自2018年上市以来,蔚来高层有的离职、有的退休,变动频繁。据铅笔道不完全统计,仅一年时间,已有15位高层工作发生变动。其中,包括谢东萤在内离职的有4位,退休的有2位和9位高管晋升。

蔚来汽车频繁的出现高管离职潮,被外界认为是蔚来大厦将倾的预警。对于上市公司而言,知名的企业高管代表着企业的管理水平,管理层的稳定意味着企业正向上发展。当管理层层开始离职时,这意味着他们认为自己的选择没有前途,也预示着企业正在走下坡路。

总而言之,为了度过寒冬,蔚来汽车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进一步精简业务、削减业务成本,而裁员、精简业务等直接有效的做法也让蔚来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扫阴霾,谈之过早

2019前半年,蔚来深陷泥潭,各方唱衰。年末,李斌却说蔚来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2019年第三季度,蔚来一反下行的常态,营收增长、亏损缩窄、汽车交付量同比上升,资本又对蔚来有了信心。

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蔚来汽车总收入为18.36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21.8%,同比增长25%,其中汽车销售额为17.33亿元人民币。第三季度净亏损25.21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23.3%,同比下降10.3%。

营收上涨来之不易,要知道蔚来2019年前两个季度,还是处于营收下滑、亏损增长的黑暗时刻。

图二:蔚来汽车2019年前三季度净亏损变化

蔚来2019年第一季度的总收入为16.312亿元,同上季度相比减少54.6%;净亏损为26.236亿元,环比减少25.1%,同比增长71.4%。而2019年第二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15.086亿元(约合2.197亿美元),环比下滑7.5%。净亏损为人民币32.858亿元(约合4.786亿美元),环比增长25.2%,同比增长83.1%。

营收上涨之外,蔚来备受争议的汽车交付量也传来了好消息。蔚来第三季度共交付产品4799辆,其中ES6交付数量为4196辆,ES8交付数量为603辆,而第二季度仅交付了3553辆。预计第四季度汽车交付数量将超过8000辆。

得益于第三季度的反扑,蔚来汽车周一股价一度飙升逾100%。由此,李斌也乐观的表示:相信蔚来汽车2020年全年整车毛利将转正。而前半年唱衰蔚来汽车的人,又跟着憧憬蔚来的未来。

但致命的是,蔚来没有足够的现金用于“未来12个月的持续运营”。

除了经营业绩指标外,蔚来还发出持续运营预警。据悉,截至2019年9月30日,蔚来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和短期投资的余额为19.6亿元人民币。未来的十二个月里,能否成功获得获得足够的外部股权或债务融资决定了蔚来的生死存亡。

资金短缺与以往销售、管理、投研等高额支出有关。为了自救,蔚来也作出了相应的策略:首先是节约成本,包括裁员、组织结构优化等;其次是继续寻求资本融资;最后就是降低营销支出。而从上诉调整策略来看,光治标不治本,蔚来谈扫阴霾,言之过早。

降成本,治标不治本

李斌说造车要花两百亿,所以他召集了雷军、刘强东等互联网大鳄们一起来投资蔚来,但目前为止蔚来已经花了不止两百亿。后来,李斌又说:“在资格赛阶段,要把内功做好,不需要花的钱就坚决不花,把每分钱都花好。更低成本、更高效率、更卓越的产品服务是资格赛阶段整个公司去做的事。”

不差钱的蔚来有了省钱的迹象。显然,行业补贴退坡、经济环境不景气、融资受限,蔚来钱不够用了。

2019年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力度大幅减小,地补取消、国补大幅度减小,导致消费者购买成本上升,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不同于,家底丰厚的传统汽车品牌,补贴退坡对造车新势力资金的影响很大,小型新能源汽车纷纷倒在了补贴退坡的寒潮里。

而且,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取消也会影响投资人对造车新势力的信心,从而影响融资进度。

按照新政规划,2020年期间新能源补贴将会全面取消,外部情况将会变得更加恶劣,蔚来只能修炼好内功。

减少销售支出,是最直接降低成本的方式之一。财报显示,蔚来销售、一般及行政费用2019季度的第三季度人民币1164.4万元(1亿6290万美元),从2019第二季度下降18.1%,较2018季度下降30.3%。不包括以股份为基础的补偿费用,调整后的销售、一般和管理费用(非GAAP)为人民币1116.3万元(1亿5620万美元),从2019第二季度下降17.4%,较2018季度下降15.6%。

勒紧裤腰带,终止上海建厂的计划。蔚来曾在招股书中指出,将在未来三年完成上海工厂的建设、研发投入和销售售后网络完善。但后来,蔚来又反悔了,对外宣布:取消上海嘉定建厂计划,继续让江淮代工生产,意味着蔚来的工厂梦正式破裂。

可以看到,蔚来在积极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包括裁员、缩减营销支出、取消建厂计划等等。只是,消减成本虽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蔚来的资金负担,但更多的是治标不治本。

当前,蔚来死对头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投产、比亚迪等传统车企加码新能源市场、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迎头赶上。在车企拼产品、拼技术、拼服务、拼实力的阶段,李斌却露出了疲态,说出:“我最近压力多大呀,希望多关注我们的车,有朋友要买车的话让他买我们的车”、“不能让一个4岁小孩养家”的言论,一时间蔚来日落西山的争论甚嚣其上。

蔚来的未来各说纷纭,有人认为蔚来产品和服务都可圈可点,熬过去就能超越特斯拉。也有人认为,蔚来产品不如特斯拉,光靠服务很难留住车主,朝不保夕。

产品和服务的壁垒

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产品至上还是服务制胜的辩题一直争论不休。从特斯拉和蔚来身上,我们可以窥视一二。

1.产品难以服众

对于新势力造车而言,用户对汽车产品的认可是其活下去的资本。而在汽车高度智能化的今天,除了保证安全性、动力续航、外观等之外其汽车的智能化也被消费者看中,造车新势力想要创新发展困难重重。

蔚来定位于高端汽车且直接标榜特斯拉,所以两者少不了被作一番比较。而与新能源汽车鼻祖特斯拉相比,只有5年造车经验的蔚来汽车资历尚浅,特斯拉在造车资金上、技术上以及产品性能上更具有优势。

目前,蔚来汽车的产品有7座SUV蔚来ES8、智能电动SUV蔚来ES6、电动超跑蔚来EP9。其中,蔚来ES8自燃事件频发,其他车型也不被看好。而特斯拉拥有电动敞篷跑车Tesla Roadster、电动轿车Tesla Model S、纯电动SUVTesla Model X、特斯拉Model Y、TeslaModel S P85D、Tesla 基础版Model 3等等。另外,特斯拉拥有三个工厂,反面“蔚来与江淮代工”的讨论则始终未曾停歇。

续航能力对比。新能源汽车最被关注的产品性能是汽车的续航能力,而蔚来ES6运动版售价35.8万、中国制造Model 3售价35.5,在价格相近的情况下,官方数据显示:ES6运动版在70kWh的电池容量情况下续航里程为430km,略低于Model 3 的445km。

图三:2019年上半年特斯拉与蔚来汽车销量对比

汽车销量对比。从2019年上半年销售数据可以看到,特斯拉的交付总量大于蔚来。其中,ES6交付首月的累计交付量为458台,而特斯拉Model 3已过万。虽然,蔚来ES6今年六月中旬才开始交付的车型,半个月不到的时间,便达到了实际交付458台的好成绩,但是在销量增速上与特斯拉还存在差距。

特斯拉自始自终坚持产品导向战略,重视产品的研发,蔚来也有做好产品的决心。只是,在资历上、资金上、技术上,蔚来依旧差特斯拉一筹。尤其是特斯拉入驻上海之后,蔚来与特斯拉之间的竞争变得不可避免,相比下产品上的不足也被放大。

2. 服务的“天花板”

提起蔚来汽车绝大多数人都会承认其服务好的标签,良好的服务也是蔚来汽车快速成长并揽获用户的一个核心原因。

图四:蔚来汽车销售、管理费用变化

在汽车服务方面,蔚来投入了巨额管理费用来创新汽车服务,可以说开创了新能源汽车服务的先河,移动充电宝到电池租赁、NIO House服务模式、快递到车等服务史无先例。蔚来从售前到售后,形成了以用户为核心的汽车服务系统,既面面俱到还极具个性。

一方面是,蔚来汽车提供移动充电宝服务,解决新能源汽车充电的问题。蔚来汽车车主可以在“蔚来加电”小程序中录入自己的信息,在线下单,随后系统会派遣附近的加电车。在其他新能源汽车品牌车主为无处充电而烦恼的时候,蔚来汽车给蔚来车主一个安心的充电保障。

另一方面是,极具特色的NIO House服务模式,优化了汽车服务体验。NIO House即蔚来中心,提供了包括展车、会议室、书吧、咖啡、儿童乐园等不同于传统4S店的服务。在短短五年时间里,蔚来汽车NIO House累计已经覆盖了国内41个城市,蔚来俨然成为汽车界的“海底捞”。

在产品和服务之间,蔚来优先选了服务。但是在汽车行业,单纯有服务是行不通的,用户更注重的是造车实力。蔚来的用户服务体系虽然创造了独特的风格,但技术实力还有待验证。而特斯拉更侧重产品力与技术,服务稍有欠缺。在新的一年里,双方都需要查缺补漏,将技术与服务相融合,以期赢得用户的欢心。

小结

2020年,在新能源补贴完全取消、汽车交易量下滑、车市寒冬将持续蔓延的大背景下,国内造车新势力们纷纷选择“缩衣减食”来度过寒冬。新的一年,蔚来同样调整了战略。李斌宣称:“2020年,我们要进入到高能效模式。低成本、高效率的卓越研发、卓越服务是我们2020年起的运营和管理主导思路。”

简而言之,蔚来当前要务是需要解决的是自身的现金流问题。其次,提升造汽车的核心技术研发以及产品质量,用“品质”来吸引用户和投资。再者,舍弃互联网烧钱营销的模式,并继续服务好用户。

从2014年兴起到2018年走上巅峰,再到2019年面临倒闭危机,蔚来用5年时间见证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残酷,明知2020年不会是坦途,但还是硬着头皮向前迈进。半年前,李斌曾夸下海口:“特斯拉花了16年盈利,蔚来不会超过10年”那么,我们不妨再等蔚来4年。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