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微博财报里的悲喜两极
2020-05-23 13:07:26
  • 0
  • 0
  • 0
  • 0

近日,微博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和众多在疫情中受益的线上平台不同,作为在疫情期间将一座座孤岛连接起来的微博,反而迎来业绩的下跌。

财报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微博实现营收3.2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归属于微博的净利润为5210万美元,同比下降17%。

营收与净利润出现双双下滑,作为曾经网络霸主的微博,现在抽到了一支中下签。

流量王国产不出真金

在曾经微博大战存活下来的新浪微博,自2014年悄然改名之后,一路前行畅通无阻。至今也没有能出现强有力的竞品,独步武林的微博在疫情期间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这一点在用户数据飙升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根据微博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结果显示,截至2020年3月,微博月活跃用户数(MAU)达到5.50亿,同比净增长约8500万,当中移动端用户占比为94%;平均日活跃用户数(DAU)为2.41亿,同比净增长约为3800万。

从用户数据上来看,坐拥上亿月活跃用户的微博可以说让众多媒体平台艳羡不已。相关数据显示,而频频刷屏的B站月活跃用户数为1.7亿,微博可以说遥遥领先于B站。而且和抖音与快手相比,微博也毫不逊色。

然而尽管微博的流量王国底盘越筑越大,但庞大的流量却不是微博的金山。

在微博最新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和微博增长的月活跃用户相反的是,微博营收与利润的双双下降。财报数据显示,微博实现营收3.2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归属于微博的净利润为5210万美元,同比下降17%;归属于微博的美股摊薄净收益为0.23美元,去年同期为0.66美元。

在赚钱方面微博的力不从心,导致资本对其信心不足。5月19日在微博发布最新一季财报之后,截至5月22日微博股价出现连续三日的下跌。

同时微博在财报中预计,2020年第二季度按照上一年同期汇率计算的净营收年对年可能会出现7%-12%的降幅。面对营收即将可能要面临的持续下降,微博却显得一筹莫展。而在营收能力不足的背后,是微博各项业务的糟心表现。

直播赚不到白银

一场疫情黑天鹅事件,再一次将在线直播行业推到大众的视线中,直播似乎成为了全民热潮。在之前不看重在线直播的明星、企业家,现在也对直播真香。

直播领域热火朝天,微博也不甘愿落下这个风口。根据微博官方信息,在第一季度中微博的直播场次超过百万场,和上一年同期相比增长一倍,比上一季度相比增长80%。

然而尽管微博表现积极,但是手握上亿用户的微博也没有能在直播里赚到钱。

微博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微博增值服务收入为4800万美元,同比下降17%。而微博在财报中解释的原因是,由于直播业务收入的下降,这一部分被会员业务收入增长抵消。

和微博的弱势形成对比的是,“后浪”B站的强劲。B站财报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B站的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到7.9亿元人民币(约为1.12亿美元),同比增长172%。

微博CEO王高飞表示,将会在第二季度把企业直播与电商直播做成标准化产品,将网红与企业一起推出。同时也声明,直播业务的收入增长主要是来源于品牌广告,对整体秀场直播甚至存在一些负面影响。而且就从商业化方面来看,直播还并不能成为主力,微博直播变现的模式还在探索。

微博在直播领域方面要走路还有很长,而在特别能打的广告和营销方面,微博的表现却也显示出疲态。

雪上加霜的广告业务

2019年互联网遭遇经济寒冬,微博的各大金主开始缩减广告营销费用。在2020年开春又遭遇疫情黑天鹅影响,这对于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几乎是全部命脉的微博来说并不好过。

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的减少直接导致了微博在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的下滑。微博的财报数据显示,其广告和营销业务实现收入为2.75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同时KA(重点品牌客户)广告和营销收入+SME(中小客户)广告和营销收入为2.479亿美元,同比下降24%。

对比微博在广告领域的表现弱势的是,“后浪”B站的强势。B站的财报显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其广告业务实现收入为2.14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0%,也并不是所有平台的广告收入都出现下降的局面。

微博的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由三部分组成:KA(重点品牌客户)广告和营销收入+SME(中小客户)广告和营销收入+阿里巴巴。

而前二者的收入通常占据微博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的90%,尽管由于疫情的影响,中小企业对广告营销预算方面更加紧缩,但微博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之所以会减少,还有其竞争能力不足的原因。

除了微博之外,中小企业还乐意于在抖音与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上投放广告,因为此类平台的算法推送与受众,能够实现广告更加精准的投放,变现率也会提高。

虽然随着时间拉长疫情得到控制,广告行业也能出现回复,但到那时,微博在广告领域还能有几分竞争力就不得而知了。而目前微博还要面临着,其平台内容越来越僵化的问题。

日渐僵化的微博生态

微博营收增速日渐变缓甚至出现下降的原因,表面上是两大业务收入减少所导致,实际上是微博生态竞争力日渐不足的表现。

微博的首页登录语“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被众多微博用户调侃成“随时随地发现糟心事”,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微博用户苦微博久矣。长期被“营销号”、“僵尸粉”、“炸号”包围的用户对微博的不满日渐加剧。在继网文作者对阅文发出抗议的“55断更节”之后,微博众多用户也进行了在5月8日-9日的“一天不刷微博挑战”。

还有走泛娱乐路线的微博对下沉市场吸引力,远远不如接地气的短视频平台快手之类。“打败微博的,从来不是另一个微博。”或许即将成为可能。

同时尽管现在微博坐拥令无数社交媒体平台艳羡的流量,但是其用户转化率、真实性一直为外界所质疑,看似坚固的流量王国,却并没有那么坚不可摧。

在这种背景之下,不难窥见虽然由于疫情的缘故,微博得以实现月活跃用户数的大幅增长,但是在微博平台的内容生态逐渐失去吸引力的时刻,顶流微博也难再圈钱。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