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果生鲜:牺牲了自己,成就了盒马鲜生?
2020-10-23 09:20:47
  • 0
  • 0
  • 0
  • 0

配图来自Canva

疫情里社区团购的兴起,让一度陷入倒闭潮的生鲜电商焕发出了新活力。然而就在各种生鲜平台势力卯足劲,意图卷土重来的时候,国内首家生鲜电商——易果生鲜却轰然倒塌了。

10月13日,新加坡早报消息,易果生鲜、云象供应链以及安鲜达在7月30日已经进入自愿破产重组。

10月14日,《联商网》从易果生鲜的多位前员工处得到消息,已证实易果生鲜进入破产重组。想当年,易果生鲜作为国内首家生鲜电商,一度受资本所追捧。时过境迁,易果生鲜最终走向了“灭亡”。

国内首家生鲜电商光环褪去

2005年,淘宝还没有成立多久,京东也处在举步维艰的局面,这时在生鲜电商领域里杀出了一个易果生鲜。

作为生鲜电商的试水者,也是国内首家生鲜电商,易果生鲜自然而然获得了资本市场的青睐。

易果生鲜CEO张晔曾经说过,“一度像上市公司IPO路演一样,和六七十个投资人见面,拿三四十份名单。这个名单后面一长串名单是对易果有兴趣的,愿意给易果钱的。”

在众多的投资方里面,阿里巴巴可以说是易果生鲜发展路上最重要的那一个。

2013年易果生鲜获得阿里巴巴的数千万美元A轮战略投资;紧接着在2014年,阿里巴巴联合云锋基金对易果生鲜进行B轮投资;而后在2016年易果生鲜再次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C轮投资;2017年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对易果生鲜进行了3亿美元的投资,也就是说阿里巴巴前前后后共参与了易果生鲜的四轮融资。

公开数据显示,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是易果生鲜的大股东,持股16.56%;阿里巴巴香港公司持股为11.8264%;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持股为9.6245%。

而成为易果生鲜大股东的阿里巴巴,倾斜了更多的资源给易果生鲜,授予其天猫超市生鲜的独家运营权。

资金、渠道齐全,易果生鲜规模一度得到扩展。易果生鲜创始人金光磊曾经表示,在2017年时易果生鲜的GMV就已经达到了100亿,和2016年的36亿元相较同比增长178%,预计在2018年将会实现盈利。

不过要注意到,易果生鲜此时来自于天猫超市的订单量占比一度达到90%。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易果生鲜有国内首家生鲜电商光环的加持,但是在阿里巴巴转身扶持从自身内部孵化出来的盒马鲜生之后,易果生鲜逐渐开始走下坡路。

让位盒马,转型滑坡

随着盒马与易果生鲜的业务渐渐重叠,易果生鲜也开始被阿里边缘化。

2018年,在盒马接手阿里原先授予易果生鲜天猫超市的独家运营权之后,易果生鲜的定位变成数字化驱动生鲜全产业链协作的平台,业务也从C端变为B端,为盒马、大润发、天猫超市生鲜等提供供应链、冷链物流的支持。

不过易果生鲜的转型之路,并不顺利。

从C端转型B端,易果生鲜在供应链、冷链物流方面并没有取得很大的进展。而从C端转型B端,失去了C端造血的易果生鲜需要更多的外部资金,来推动自身的转型,但是自从2017年获得阿里巴巴旗下天猫的投资之后,易果生鲜没有能再获得其他公开的融资。

不仅如此,易果生鲜的坎坷路途还在持续。

2019年,易果生鲜旗下主打净菜配送生鲜电商平台的“我厨”,官网和APP均已暂停服务。紧接着有媒体消息称,菜鸟、天猫和易果生鲜旗下的专注冷链物流的物流公司安鲜达终止合作。尽管易果生鲜回复表示,终止合作的消息不准确,但是也从透露出来如今易果生鲜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并不乐观。

为了寻求更多的出路,易果生鲜与苏宁等企业达成合作。在2019年7月,易果集团和苏宁快消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方案,二者将会在生鲜供应链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易果生鲜将会通过上游联合采购以及直接采购的方式,为苏宁的生鲜供应链与生鲜线上运营提供支持,涉及合作的领域包括苏宁超市、苏宁小店和苏鲜生精品超市等多个方面。

按照计划易果生鲜将会与苏宁在两年之内达成全面生鲜供应链合作,共计完成20亿元的生鲜产品采购供应链合作计划。而在2020年8月,易果生鲜还以200亿元的估值在《苏州新高区·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中位列108位。

然而,天不遂人愿,没过多久易果生鲜就传出了破产的消息。

目前,易果生鲜已经申请破产重整。“破产审查案件”裁定文书显示,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账面总资产为34.3亿元(包括对外投资的21.03亿元),总负债为23亿元,净资产为11.26亿元。但是主要资产均为对子公司长期的股权投资与应收账款,同时紫霞子公司安鲜达、云象公司均已被申请破产重组,难以回收变现。

总之,作为生鲜电商老牌玩家的易果生鲜,也同样没有能走出生鲜电商黎明前的黑暗。

生鲜电商的荆棘路

不只是易果生鲜,这些年众多生鲜电商的倒下,拉开了生鲜电商艰难的一幕。

最为人所瞩目的生鲜电商新星呆萝卜,在2019年11月因为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供应商贷款,陷入关店舆论。在此前,呆萝卜曾经以每个月高达1.1亿元的GMV,95%的APP打开率和60%的次月留存率,狂甩盒马鲜生以及每日优鲜。

而在不久之后生鲜电商妙生活,也关闭所有在上海的门店。也就是此时,易果生鲜的我厨也开始出现走向危险边缘。

直到2020年,生鲜电商在疫情里逆势而上才又给了生鲜电商希望。然而生鲜电商老牌玩家易果生鲜的破产,却也同样昭示着生鲜电商的2020年同样没有那么容易。

追根究底,生鲜电商盈亏不平衡的问题依然存在。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曾有过统计,在生鲜电商行业里,88%处于亏损,7%处于巨额亏损,只有1%能实现盈利。

Mob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国内上线电商市场交易规模已经超过2500亿元,然而在这个庞大的市场里面,无论是到家模式、到店模式还是社区团购模式里面,都没有能出现一家有绝对话语权的企业。

由此,在疫情带来的红利末期,依旧存活的生鲜电商平台继续保持住前进的势头,才能使业内流传的“得生鲜者得天下”议题,成为事实。不然,更多的生鲜电商玩家可能将会迎来像联想佳沃市集CEO崔晓琦写下《我暂时不会再碰生鲜电商了》的结局。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